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车上的男人啊
车上的男人啊
框当~框当~电车依旧一样的行进声音,如往常那样搭着电车,一样的路线,穿着上班的西装,下班的时间,跟着人群挤进电车里面,像平常那样和陌生人紧密接触。
  独独不同的是,今天他不再观察任何人,没意图靠近任何女性,他低着头,跟着人群在车内随着车身摇晃身体。
  他怎麽了,明明离职了,为什麽他今天还是搭上这班车?像平常下班那样。想起昨天遇到那种变态,还说什麽今天再继续,他才不怕那种变态,他只是想证明他不服输而已……昨晚他回到家以後,回想着在车上遭遇的事情,手便不自觉地往下身开始自慰,抚弄着自己,车上没有抒发的欲望,就这样边想着那男人的手边达到高潮了。为此他困惑又懊恼。
  然而沿路这样搭车,都没遇上任何骚扰他的变态,是吧,那家伙果然也会怕吧,做那种事情,跟变态一样的事情,他想着,冷笑,他想用冷笑来盖过他心里头那一点点的失落。
  车子就这样到了他平常下车的站,他也如往常那样随着人群下车,没遇到那变态。他站在车门口附近呆了一会,他等什麽?他真的想等那变态吗?
  “你在等我吗?”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後,声音就这样从耳边传来,鸡皮疙瘩从耳边爬升,窜到全身上下,他吓得全身上下僵住,随即感觉到那人抓上自己的手。
  他只能任那人拉着走,那男人抓着他的手也没有很大力,只要他想,随时都可以挣脱逃跑,但他没有,他跟着那男人走,那男人的步伐很大,走路的神态显示出他的自信,皮鞋好亮,西装看得出来是高级的布料,又来了,这种令人厌恶的感觉。但就是无法反抗这男人。
  回过神时,男人正拉着他进厕所,尖峰时刻的厕所人很多的,两个男人拉扯着进厕所也相当引人侧目,但谁真的在意呢?顶多多看一眼,谁也不会管他们俩要进厕所做什麽,反正大家都只是擦身而过的路人,不是站务人员,谁管他们?
  男厕的隔间厕所只有三间,男人走到最里面那间,管他外面还有其他男人站着如厕,目光也偷瞄了他们两人,只见他们俩人挤进了同间厕所里。
  门关上。
  此时,他们靠得非常近。从背後被人搂住,眼前是蹲式马桶,那都无所谓,他只觉得身体又热了起来,被男人拥抱的身体,好热、好热……“看在你准时出现,送你一个奖赏。”男人在他耳边低语,咬了他的耳环,含上他的耳垂,舔啊舔,他手止不住地开始颤抖。





  “裤子脱掉,蹲下。”男人在他耳边低语着。
  他愣着,蹲下?看看眼前的马桶。
  “像要上厕所那样啊,快点。”他手仍在发抖,男人的声音让他的耳朵和脸更加热,顺服地解开裤头,拉下裤子、内裤,站着,他仍然有点犹豫。
  “快。”男人又催促一次。
  不知道那人要做什麽。但身体就是没办法拒绝,他乖乖地分开双腿,蹲了下去。
  他低着头,看着眼前有点脏脏的马桶,白色的瓷砖却有裂痕,好丢脸,现在在做什麽,身体在做什麽,为什麽要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摆出蹲出蹲马桶姿态。
  “真听话。”他没有回应,不知道男人在自己身後做什麽,突然感觉到身後有个硬硬的东西抵上的……他错愕地回过头,“咦?”“不要乱动,先清乾净才比较好做。”感觉到那东西,是塑胶的触感,硬硬细细的,硬是插了进去,会痛,他发出声低鸣,不,除了痛以外还有奇怪的感觉……地板很脏啊,他不能倒下去,他抓紧着膝盖,感觉那东西入侵着自己的身体,慢慢深入,“为了你特地准备了两只。”他咬着下唇,不,这是什麽……停止了入侵,他暂时松了口气,然而下秒钟,突然有东西不断涌入身体深处,那阵冰凉的感觉,直冲到身体里面,他眼睛瞪大,突然明白了是什麽东西在入侵自己身体了,他在情色电影中才看得到的情节,那男人正在帮他浣肠。
  他手颤抖着,膝盖也颤抖着,腹部的饱胀感渐渐浮上,压迫着身体,酸麻、又奇怪的感觉不断从身後传来。想到男人现在正拿着针筒那类的东西,插在自己的身体,为什麽,有种奇异的快感不断地钻入下身。
  突然一阵碰碰声闯了进来,他吓了一跳,有人敲门。
  男人没理会,仍继续把水分注入他的身体,他颤抖着身体,感觉体内压迫感愈来愈重,外头的敲门声此时又响起。
 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,这个模样被人看到的话,很变态吧,很丢脸吧,不行……男人手上的工作似乎完成,注入体内的东西停止了,他抖着身体,仍然咬着下唇,屁股上还插着东西啊,又硬又难过的,肚子好涨、好怪……此时,门又再次被敲。
  男人啧了一声,不耐烦的回敲两下,只听见外头的人传来一句抱怨,“有人就快点回嘛!”“乖。”男人摸着他的头,“等我拔掉就会轻松一点了。”他瞪大着眼,额际一滴汗水滑过,男人的声音为什麽就让人这麽想乖乖听话,而他居然就被这句话给说服。
  第四章
  男人觉得好愉悦。
  昨天虽然几乎到手,但因为车上人实在太多了,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他也很苦恼的,所以索性下了个赌注,看这个人隔天会不会再出现。
  他今天一整天上班都烦恼着要是下班遇不到那个人,他铁定会很失落的,昨天应该不管三 七 二 十 一就先霸占着他才对。
  但他还是满心期待着,那个人会出现的吧,就像自己也是满心期待一样,那个人的身体,也同样渴求自己吧。
  他准备了好多好东西想要给那个人用,他脑中的妄念在此时暴涨到最高点,而且他有机会实践,他就要实践,就是今天,只要得到那个人¨…果然。他出现了。他要是想躲,他可以晚个十分钟或早个十分钟搭车,然而,他出现了,准时出现在他们常常相遇的那列车,那车厢。站在车厢里,今天他的神态不如以往那样到处偷瞄人,他安静地低着头,是在等他吗?啊……真想就这样冲上去占有他,管他别人看见什麽的,被人看见了,也许快感会更强烈……但不行,他想多观察,让他多等一下。
  直等到下车,他跟着那个人下车了,看着那人停下脚步的身影,男人知道不行了,那家伙在等他,跟他一样,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欲望,渴求他……於是男人拉着他,他不耐烦地拉着他进厕所,而对方也都乖乖任自己摆布,啊,真好,他微笑,“裤子脱掉,蹲下。”发出这命令时,他全身上下都起鸡皮疙瘩,兴奋地有点发抖。
  虽然有点犹豫,表示还有需要调教的空间,但还算听话,那就温柔点对他,算是给他甜头。
  男人抽出那针筒,耐着性子,慢慢地动作,那人肩膀抖着,啊,别怕嘛,我的小宠物,还是你是兴奋又期待才会有这反应呢?
  全拔出来了。
  “把脏东西都排出来。”男人低语,轻轻抚着他小宠物的头,“别害羞嘛,……我帮你好了。”手移到了那弯曲的身子,腹部的地方,虽然是蹲着,但也没赘肉呢,他的小宠物好瘦,但这样才更想让人爱怜他啊。





  喔,靠近看才发现,他的小宠物流汗了,而且呼吸变得有点混乱,他刻意地把手又往下移动了点,下半身已经有点反应了。
  “被这样对待,很爽吗?”羞辱的言语,但对方仍没反抗。
  真是害羞的家伙。
  加大力道按住那人的腹部。
  “唔……”终於有点声音了。
  “放松。”边说着,他又更加用力的压。
  “唔唔……”男人看着那双手紧抓着脚边的西装裤,指节都泛白了,随即听见了他解放的声音,一口气把他体内的东西都排了出来。
  男人按下冲水键,看着眼前仍然低着头的家伙,他靠近他耳边,“还要再洗一次才会乾净唷。”
  第五章
  脚已经麻到没感觉了。
  从刚刚就蹲在这儿,被浣肠了两次;然後现在仍然蹲着,但头被那双大手给抓着,嘴被异样的东西给塞满,呼吸有点困难,只能趁着那东西退出时,混乱地发出鼻音。
  那东西又硬、又大、又热,每次的深入都顶到喉咙,让他几乎快吐,嘴巴怎麽能容纳得下这东西,又得小心不让牙齿碰到,这都是刚刚那男人教他的……男人推着他的头,不断进出他的嘴,而他被呛得眼睛都流下泪水,阖不起来的嘴从嘴角流出口水,他的衬衫领口都湿了,鼻中还飘来阵阵厕所的味道,也许还混杂着他刚刚上厕所的气味,全部都刺激着他的感官,他也好想要……“唔、唔……”进出的速度加快,他有点难受地发出低吟,然而男人兀自地不断进出,想来是快要高潮。
  几个重击,男人用力地把东西顶到他口中深处,口中一阵热扩散开,男人射了,停留了好一会,精液充满在他口中,和着口水,沿着嘴角滑出……他愣愣的感觉到口中的东西退出,“吞下去。”耳中传来了这样的命令,他乖乖地闭上嘴,咕噜一声,东西都滑入食道,然而口中还是残留浓浓的味道。
  看着眼前发泄过垂软的阴茎收回裤子里,拉链拉上,他回过神来,咦……“起来。”男人抓着他的手,“裤子拉上。”膝盖僵硬地难以移动,他困难地站了起来,一瞬间站不稳,身体往前倾,落在男人厚厚的胸膛,因为穿着西装,所以外面看不出来,一碰触到时便感觉到那胸膛有多结实。
  “真会撒娇。”男人低笑,弯下腰。
  “?”他感觉到他的臀瓣再次被分开,随即有个东西被硬塞了进去,被推到深处。被入侵的异样感又让他微微颤抖。
  然後裤子被拉上,男人贴心地帮他把裤子穿好,他身体还有点颤抖,“夹好。”两人从厕所出来,依旧不在意别人的目光,男人抓着他的手,“哪,带我上去吧。”而对方,果然顺服地拿出钥匙,领着男人走进那栋公寓。
  乾净整齐的小套房,男人看了看房间,床有点小,没关系,挤点也还好。
  “脱衣服。”男人坐在床沿,床的弹性不错啊。
  犹豫了一下子,那人开始动手解开领带,解开衬衫,好听话,但在他面前这样脱,想害他失控吗,男人紧盯着他的一切动作,连裤子也都自动自发脱掉了,很期待吧?他的小宠物。
  他看着一丝不挂的身体,那下身仍微微昂首,稀薄的体毛盖不住那浅色的下身,上头还残留着一点透明的液体。
  “去洗澡。”男人又下达命令。
  又停顿一下子,那人移动身子往浴室走去,男人也跟在身後,他伸手要关门,然而男人以手抵着,他又低下头,开水、白色烟雾一下子充满整个浴室,男人就这样紧盯着他的小宠物洗澡。
  沐浴乳是怎样抹过身体的哪些部位,他又是怎样洗过他的身体的,还有下半身那东西好像还是一直维持着那微挺的姿态。
  直到他洗完澡,男人一把搂起那人,那人全身湿淋淋的被丢到床上,男人欺身压上,“想要吗?”男人的呼吸也有点急促。
  那人眨眨双眼,依旧是那副无辜的让人想欺负的表情,没有反应。





  “你叫什麽名字?”男人继续问道,他伸手解开他的皮带,绕上那人的双手,固定在床头的床架。
  “……”没有回答。
  “那你觉得我怎麽称呼?”男人笑笑,手扣住那人的下巴,炙热的双眼直直地望向那双圆眼,“再不说话,我就走了。”“……主、……主人?”男人心脏被重击,用这种无辜的表情这样称呼自己。
  “乖宠物。”对方完全没有抗议,只是一双无辜的眼继续眨,男人又微笑,真是太可爱了,他的小宠物。
  第七章
  他颤抖着身子,手被困着了,自己竟带着不认识的男人回房间,还被绑在床上,脑中闪过多种不好的想像,但他知道男人意图的只有一件事……“那你觉得该怎麽叫我?”当男人在自己面前露出笑容时,他的脑筋好像溶化了,不知道为什麽,直觉反应地就脱口而出“主人”。
  当对方宣示自己是他的宠物时,那种全身上下颤抖的快感让他失控。
  “首先……”男人从他随身携带的包包里头拿出了一瓶乳白色的塑胶罐,回到床边,“脚张开。”他乖乖地分开双腿。
  体内的东西突然又传出阵阵的震动,他难受的扭了下身子,那东西在刚刚上楼时就已停止作祟,洗澡时他也想过那东西还在身体里,但他没法自己拿出来,因为那人双眼在注视着自己,注视得他几乎不敢动弹。
  “我都忘记我还放了东西在你那儿。”说着,东西还是继续嗡嗡的震动,让他觉得男人的声音有点小,视线有点模糊。
  男人从那乳白色塑胶罐挖了些膏状物,抹在他的下身,那已经被清洗得乾净的部位,食指顺畅地入侵了他的身体。
  “唔……”他发出低吟,感觉好奇怪,身体里头的东西还在震动着,手指头却往里头进去,好像推了那体内的小东西一下,震动变得更深入,他合起脚,感觉太强了。
  “好敏感啊。里面一直收缩,颤抖着,好热又好紧……”不要这样,这太丢脸了,用这种丢脸的话语,羞辱人也要有限度吧,同样都是男人,凭什麽,就要被这样对待……可是,身体却……身後被扩张的感觉又增加,又多了一根手指头入侵自己的身体,他颤抖着,男人推起他的右腿,让他的脚折到胸口。
  “两脚都抬起来。”他不要,这太丢脸了。
  “快。”双脚乖乖折起,分到身体两侧,呈现两腿大开的姿态,男人趁机让两只手指头一口气深入到底,扩张感一口气深入。
  “啊!”“好丢脸的模样啊。”男人笑语,“但是很享受,对吧?”那两只手指头在体内不断压着那震动的小玩具,让震动感更加强烈地刺激身体,不、好奇怪、好奇怪的快感……“你看你,在发抖。”他感觉下体被只大手给轻轻抚上,拜托,多一点……顶端不断分泌出液体,他不敢往下看,只是眯着眼望着天花板……两只手指头开始进出後穴,顺畅无阻地移动,每次深入都会碰到那震动的玩具,让他一次感觉比一次还要强烈,简直要、简直要……突然,身後的扩张感又粗暴地增加,并且猛烈地深入身体里,用力压上那强烈震动的小玩具,并且故意地朝着内壁压迫,体内的手指弯曲、加大力道压迫着身体,他同时也颤抖着达到顶峰。
  他重重的喘啊喘,体内的压迫感并没有因此停下,震动器也仍然震动着,三根手指头还恶意地分开,或者勾起,或者又压压那震动器,“好敏感的身体,果然是变态啊……”“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”男人的手指仍继续玩弄着他的体内,高潮过了,那一阵又一阵的感觉仍不断从身後传来,他意识到自己正呜咽地发出呻吟,又闭上了嘴。
  “我喜欢你的声音。”说的同时,体内的小玩具停了,三根手指头夹着那小玩具一起退出身体,然而他看着男人的身体压上来,男人那已经勃起的巨物就这样靠近他下身,刚刚那含在嘴巴的那东西,现在要……他慌得要夹起腿,然而男人身体卡在两腿间,双手被捆着,根本无从抵抗,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那东西贴上自己下身。
  “呜、唔,……不……”又热又烫的触感正抵着身後,然後慢慢的推开他的後穴,身体、好像要被分开了一样,“啊……”他摇头,太大了,好烫,身体受不了,会裂开的,“不……”男人没理会他的抗议,兀自地挺进,身体被强迫打开,像要被撕裂一样,他只能以双腿夹着男人的身体表示拒绝。
  “放松点……好紧……”男人哑着嗓音道,听起来也很不舒服。





  他重重的喘着,好痛,好痛,身体受不了,然而,下秒钟男人的脸突然贴近,嘴巴被一片柔软盖上,他眨眨眼,男人……吻着自己。
  嘴巴没有闭上,然後感觉到男人的舌正入侵口内,又轻又柔地挑弄,男人的手抚着自己的脸,有点粗但十分温暖的手掌,吻也是非常温柔,他轻轻地闭上眼,感觉一切的温柔。
  “呜唔唔唔!”强烈的贯穿与撕裂感狂风暴雨般占据身体,他双手晃了晃,皮带仍捆得紧紧的,双腿仍只能紧夹着男人的腰,但不能阻止什麽,但他因疼痛重重咬了男人的嘴唇,血腥的味道在口中散开。
  男人退开嘴唇,舔舔伤处,喘息着,双手仍捧着他的脸,“进去罗。”他不敢动,感觉好强烈,男人那炙热又粗大的东西,强硬地停留在体内,好痛、但好像又不只是痛,脑中模糊,下半身麻麻痛痛的,他简直没办法呼吸,只能不断喘着、喘着……然而,他不动,对方却开始动了起来。
  他皱起眉头,“……不、不要动……呜唔……”男人缓缓退後,一点动作就足以牵动整个下半身,他只感觉到好烫的东西在刺激他下身,好痛、好胀、好难受……“紧紧咬着我不放啊……”男人粗喘着。
  随即,又感觉到那东西又往身体深处移动。
  “不、……啊……”他眯着眼,手又挣扎了一下,仍无法挣脱,体内再次被分开的强烈感觉让他害怕。
  “再几次就习惯了。”“啊……呜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唔……”他混乱地发出他自己也不敢置信的声音,像女人呻吟一样,扭动着腰、惨叫着。
  男人进出的动作持续着,而且有逐渐加快的趋势,眼泪滑出,他难受地继续发出呜咽声,他不知道该怎麽办、这种失控的感觉、简直要疯了……“啊、啊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”“你的身体,好棒……”他感觉到那巨大的东西在身体里面不断摩擦,冲撞,速度加快,不要那麽大力,太深了,好难过,身体里面好热,好热,好想要、好想要……“啊啊、啊……啊啊……唔唔!啊……啊……啊──!”
  第八章
  他的小宠物昏过去了。
  他才进去动了几下,他的小宠物就迅速又达到高潮,然後昏了过去。男人的下身仍埋在那人体内,勃发的欲望还没得到宣泄……他推开他小宠物的双脚,没他准许就休息?那就做到他醒来。
  继续摆动下半身的动作,好紧,经过刚刚的拓展的确有比较好动一点,趁他昏倒没那麽紧张的情况下应该可以移动更顺利,真棒,又热又紧的,他舔舔嘴唇,伤口甜甜的,是他的小宠物留下来的痕迹。
  看着身下的人眉头皱起,嘴巴微微开启,有反应了,他焦躁地把身体退到那穴口,再用力地挺进,一口气深入到底,那人发出细碎的低吟。同样动作,他又再次深入那身体,感觉好棒,每次深入那小穴就收缩得好紧,愈用力他就收愈紧。
  男人想要感受到更多的快感,於是愈用力的进入他的身体,一下又一下的重击着,移动也愈来愈顺畅……小宠物皱起的眉头动了动,那双圆眼缓缓地睁开,眯着眼,嘴巴半开着,呼吸仍然急促。
  “唔?啊……”同时间,男人又突然一个用力深入。撞得他的小宠物又发出声哀鸣。
  小宠物看着眼前的男人,双眼又眨啊眨,嘴巴仍是开开的不断喘着,脸上泛起的红潮仍存在,他双脚颤抖,已不似刚刚那样用力的夹着自己,双腿无力地靠在男人两侧。
  男人看着他的模样,把头靠了过去,那张小嘴虽然会咬人,但吻起来感觉真不错。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配合着男人下半身的动作,亲吻间断续地发出鼻音。
  好棒,里面愈来愈舒服了,男人的腰部动作开始加快,底下的人儿身体也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晃动,床发出了吱吱声响,男人移开的唇,重重喘着,“啊、啊……”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已经分不清他的小宠物的喘息还是自己的声音了,他用力摆动着腰,这比刚刚在小宠物嘴里头还要舒服好多,每次深入就再次被绞紧,移动的过程也被吸着,一下再一下的深入,“啊!”低吼一声,他用力的挺入,把他的爱液全都留在小宠物的体内。
  身下的人颤抖着身体接纳了一切。
  高潮过後,男人退出身体,那人的双腿也无力地平放回床上,男人看着身下的小宠物,那双眼红红的,不断喘着。男人伸手抚过他的脸,轻轻舔过他眼角的泪痕。
  然後男人爬下床,在房间内逛了一圈,打开衣柜,几套一样的西装,还有摺得整齐的牛仔裤,他的小宠物平常是穿这些便服吧,喔,挂在衣柜门上的几条领带,就是他妄想好久的领带……他靠近闻了闻,只有洗衣精的味道,无所谓,他抽了两条下来,又走回床边。





  他的小宠物闭着眼在休息啊,很累吧。
  男人抓起了一只脚,这张床小的好处,就是他的小宠物的腿轻易就可以拉到床脚,领带拿起来把脚和床脚固定,另只脚也是,两条腿都被领带给绑着,他的小宠物的模样愈来愈可爱了。
  第九章
  小套房内,阳光从窗帘後渗透进来,微弱的光芒让房间视线并没有很清楚。隐约可见的是,房内整齐的摆设依旧,平常睡在那张床上的主人,今天也依旧在那张床上,一个人。
  然而,这个早晨并不是只有窗外的鸟鸣或者车声,他躺在床上的姿态也不似平常那样自然……嗡嗡声规律地从身下传出,双手仍被捆在头顶上,两条腿被分得大开,他整个下半身都麻痹,然而每隔阵子当体内的东西又剧烈的扭动起时,他还是会禁不住地微微颤抖,除此之外,他已经疲惫得连眼睛都睁不开,然而每当要睡着,便又感觉到体内的东西在作祟,他只能不断调整呼吸,让自己适应体内不断侵蚀自己的震动感。
  现在几点了?他头昏昏的,有阳光照进来,少说也快六点了吧?
  男人昨晚要走前,说早上要上班前会来看他的,是真的吗?还是男人就这样一走了之,直等到他这丢脸的样子被房东发现他才会得救?
  不,不要,他手腕缓缓转动,但他已经没力气挣脱。
  那个恶劣的家伙……脑中浮现了那个男人的脸,那麽阳刚味十足的一个男人,女人缘肯定不错吧,身体线条又好看,性爱能力也很好……又想到了昨晚在那男人身下扭动着腰的模样,啊……多来几次也不错吧……他随即又自我反驳,别开玩笑了,被男人这样玩弄,自己却还频频射精,实在太羞辱了,这身体真的就是变态的身体,是变态也属於那变态……“早。”咦?
  他睁开眼,酸涩的双眼让他有点难以睁开,但仍看到了那男人,今天依旧是 西装笔挺的模样,而那西装底下的肉体就是昨晚玩弄他的那个……他又愣了愣,他完全没发现男人进来,因为太累了吧,耳中只有听得麻痹的震动声,连男人怎麽进来他都不知道,肯定是昨晚拿了他的钥匙吧。
  男人解开他的的双手,“睡得好吗?”身体已经没了情欲感,只是脑筋仍一片模糊,他心想,根本没睡,但仍没回答,男人坐床边,扶着让他坐起身,坐起身时身下的东西又更加深入身体,他痛苦地挣扎了下,然而男人的力道依旧霸道,手绕上他肩膀,让他的头靠近男人的胸口,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,好舒服的味道。
  “唔!”但他根本没时间休息,体内的东西突然又强烈震动了,不适感让他发出低鸣。
  “我在问你话。”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。
  “早。”他只含糊地打个招呼。
  “这麽冷淡啊,昨晚不是这样啊……”男人的手勾起他的下巴,强迫他目光对上男人的俊脸,靠得好近啊,嘴巴性感勾着若有似无的笑容,皮肤也很乾净呢。
  “我知道了,我有东西忘在你这儿对吧?”好假的声音啊,这恶劣的家伙。
  男人站起身,这让他顿时身体没了依靠,只能以手撑着身体,双脚还被绑在床脚。
  “还我吧。”“唔?”他不解地抬头,体内的东西每隔阵子的强烈震动又出现了,他难受的低下头。
  “自己拿出来。”男人笑笑,拉了一旁的椅子坐下,那双眼又这样盯着自己看。
  他皱眉,没有任何动作。
  “快。”他仍没动作,他不能这样继续配合那男人莫名的命令了,昨晚只是一时意乱情迷,自己不能再这样……“是宠物就该乖乖听话吧?”宠物。瞬间身体又起鸡皮疙瘩,对啊,他昨晚叫这个男人主人,不,不对,自己怎麽变成宠物了……可是这种被摆布的感觉,实在……他左手撑在床上,双脚被固定着不能移动,他抬起腰,手往双腿间伸去,抓到了,那仍频频发出震动,只露出一小端握把的玩具。
  “唔……”他慢慢的抽出来,可恶,好难过的感觉,那东西在体内磨蹭,经过的每个地方都强力的震动……“快啊,上班会迟到的。”男人催促着。那声音低低的,听在耳里好舒服。
  可是,只要一拉,那东西在体内的感觉又会变强烈,他眯起眼,腰好酸,快点拿出来,忍一忍……“啊……”他使出他全部的力气,一口气把那玩具抽出来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根仿阳具形状的按摩棒,他倒抽口气,他昨晚意识已经模糊,都不知道男人在自己体内放的是这种东西,而且这尺寸有点大……“真乖。”男人走到床边,从他手中接过那东西,“嚐嚐看。”震动的假阳具放到他嘴边,他服从的伸出舌头舔,舌尖传来一阵麻痒,随即又马上闭口,转开头。





  “闹脾气吗?”男人又亲腻的把他搂着,玩具关掉放到一旁,解开他的双脚,“气我昨晚放你一个人?”他愣着,才不是这样,可是这家伙为什麽用要这种像要把人给溶化一样的温柔语调讲话,这根本……“不准闹别扭。”男人在耳边低喃,咬了他的耳垂,又轻轻吻上他的脸,他的眼,他的额头,然後他的唇。
  嘴唇被碰上的那瞬间,他不由自主地回应那吻,男人随即又亲了一下,他又回吻,彼此不断吻着对方的唇,他舔了昨晚被他咬的那个伤口,男人也轻轻的咬着他的唇,然後舌头扫过彼此的口中。
  好几分钟,只听见彼此接吻的黏腻声音。然後两人慢慢分开,男人大手盖上他的头,“再不走会迟到,要上班了。”男人站起身,但他并没有移动,脚还麻麻的,腰也很酸,手也很痛,……而且他不用去上班。他现在没了工作。
  第十章
  他的小宠物开始有点脾气了,这很好,表示他的小宠物开始和他有点熟了。
  刚刚上班前,小宠物一脸落寞的坐在床边的模样,还有主动向自己索吻的模样,可以的话,真想请假在家里陪小宠物玩个一整天。唉……工作快结束了,不去上班不行,所以他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  而且他的小宠物也没打算去上班的样子。
  真可惜啊,本来很希望今天可以一起搭电车去上班的,那麽也许两人可以温存的时间会更多,但是算了,他的小宠物昨晚玩了一整晚,今天休息一天也好。
  想到今天下班,还有好多事情要一起做啊,觉得好期待,今晚他不回自己的住处,因为明天周末放假,所以他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他的小宠物慢慢玩……忙碌了一整天哪,工作什麽的真让人烦躁,尤其最近即将人事异动,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不一样,让人心烦。他踏着急促的脚步,循着记忆到了那栋公寓,那熟记的房号门口,拿出他从抽屉拿来的备分钥匙,推开房门。
  目光巡视了房间,看到床上有个人影,他的小宠物在睡觉,睡得好熟,桌上放着微波便当的空盒,吃过午饭之後就一直睡到现在吗?
  他脱掉西装,解开领带,解开衬衫纽扣,解开皮带,急躁地俯身吻住那人的唇,脱掉他的上衣、扯开他的裤子,身下的人似乎吓了一跳,眨眨眼,发出声不明的疑问声。
  他没说话,他很想说声我回来了之类的,但他实在很疲倦,他推开那人的双腿,急躁的想找到入口,但那穴口紧密得让他无法入侵,身下的人突然开始挣扎,不断想推开他。
  “不要动。”他冷冷地命令。
  那人吓一跳,双眼满是错愕,他在床头看到昨晚用的凡士林,挖了一团随意的抹在那穴口,也焦躁的套弄几下次男人自己的下身,随即又推起那人的腰,用力的挤入。
  “痛!啊!”他身下的小宠物惨叫出声。
  他皱眉,可恶,昨晚已经扩张一整晚,今天怎麽还是这麽难进去,但他仍用力挺进,还是一样又紧又热的,他的小宠物低声发出哀鸣,双手抓着他的手,想阻止他再进入一样。
  就是这表情啊,再多一点。
  他粗喘着,用着全身的力量,一口气让自己的下身进入到底。
  “呜啊、啊!”很痛吧,他的表情,他的眼神,正在发出求救讯号,是吗,不只求救讯号……还有欲望吧,他就喜欢被人这样对待啊,这家伙,你看,有点硬了啊……这样玩还是很爽对吧,只玩後面就很爽了对吧……他发现小宠物的下半身有点反应,心情愉快了起来,虽然不太顺畅,但他开始慢慢的抽动他下身,一下又一下抽动着,还是像昨晚一样,里头又紧又热,好棒……尤其身下的人不断发出呜咽声,真好,多叫一点、让我多听一点你的声音……他退出下身,“趴着。”命令道。
  完全没犹豫啊,真是乖,知道我心情不好对吗,眼看眼前的家伙真的乖乖趴下,甚至屁股朝着自己,“像狗一样。”他低笑了几声,心情愈来愈好,“真是乖宠物。”他双手扶上那细腰,真的很瘦啊,平常都只吃那些东西难怪身材那麽瘦小,再次把他下身对准那穴口,男人用力地一口气挺入。
  “啊……唔……”“从背後,是不是感觉更爽啊?”他摆动着腰部,一下又一下,规律地进出着,眼前的家伙趴着,头靠着床垫,双手抓着枕头,呻吟明显比刚才大声。
  “呜……啊……唔唔……啊啊……”他恣意地加快了腰部抽插的动作,动作愈来愈顺畅,里头的肉紧紧的咬着自己下身,身下的人开始微微挣扎,男人不管他,只为了满足快感,快速抽插着,然後,绷紧身体,重重顶了一下,高潮的精液全灌进那人身体。





  第十一章
  早上男人离开自己的公寓之後,他躺回床上就睡着了。身体好像还残留着昨晚被残酷对待的感觉,所以整个上午他都睡不好,每隔阵子都会不由自主地短暂抽蓄,醒过来。但疲惫感仍然强烈,所以没多久又睡着。
  睡睡醒醒了一整个上午,他才起床清理自己身体,後面好像有点裂开,刺痛感从身後阵阵传来,身体残留滑滑的触感,还有男人的精液,自己在厕所挖这种东西好丢脸,但想到男人昨天就在厕所门口看着自己洗澡,於是他想像着男人正盯着他挖自己身体的模样,身体又不由自主的热了。
  洗过澡後,虽然吃不下,但还是出门去随便买了便当回家吃,吃过以後身体温暖许多,於是躺回床上又睡着了,下午睡得安稳许多。
  直等到又被那强烈的贯穿感撕裂身体,他才真正醒过来。
  男人今天不似昨晚那样温柔有耐性,今天充满了可怕的暴戾气息,疯狂的占有自己,做完一次,又压着他做第二次,他以为他会被玩死,男人第三次勃起,再次插入他时,颤栗的绝望感袭上他。
  “不……不要了……呜唔……啊……会死的……”男人没有理会,粗喘着,他双膝跪在地板上,这是他刚刚试图逃跑,又被拉回床边,上半身在床上,男人在他身後狂暴地进出,他痛苦的扭动着腰,抓着床。
  “啊……求……求你……不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主……主人……”对,他想到了,这男人自称是自己的主人,只要他肯停,叫他主人也无所谓,快停下,身体已经不行了,这种玩法,会坏的,真的会死的。
  “主人、啊……啊……不要、不要了……啊啊──!”对於主人两个字有反应,但换来的是更强烈的对待,他最後只能开着口不断喘着、呻吟,他已经不知道要怎麽办了,屁股是不是快被玩烂了……整个身体都快坏了……然後感觉到身後的家伙又一阵颤,用力撞了几下,体内又一阵热流扩散。
  他趴在床边,双眼呆滞着,嘴巴开着,整张脸都是泪水,男人重重的呼吸盖在耳边,膝盖在冰冷冷的地板上好痛……男人退开身体,喘着,仍趴在他身上,靠在他耳边,“……真乖……”是吗,他自己也觉得,自己真是乖宠物啊,主人……第十二章
  醒来时,看到怀中还是那睡脸,他微笑,轻轻抚上他的头。
  昨晚搂着小宠物,一沾枕头就睡着了,就这样一觉到天明,疲倦感终於消散。
  今天放假啊,要怎麽陪陪他的小宠物。
  他低头,端详着小宠物的脸,肩膀的线条好纤细,每次看都觉得好瘦,乳首是浅浅的咖啡色,他捏捏那软软的乳尖,那人随着发出浅浅的鼻音,真可爱,他又捏了另一边,这次那人动了动身子,低下头,往自己怀中靠过来。
  他把手往下探,摸到那软软的毛,还有藏在那当中的垂软分身,昨晚都没好好爱护到你……“唔……”那人又扭扭身体,这才终於睁开眼,“呃?”“早。”男人给他一个微笑。
  “早。”他回答,但表情还是有点混乱,看来他的小宠物还不太习惯有个人在身旁,但没关系,会习惯的。他又加大手掌的力量,怀中的人才突然明白是怎麽回事,脸突然红了,“一起床就要这样吗?”男人想,原来这小宠物有起床气啊,昨天也是,今天也是,早上起床脾气都不太好,态度都有点冷淡。
  他啾了一下那人的嘴唇,握在手中的东西有反应,已经渐渐硬了,所以当作没听到小宠物发出的抗议。
  “你……”他翻过身,把小宠物压在身下,分开他双腿,手指往後入侵,里面还残留着昨晚留下来的东西……“昨晚欺负你,一定很难受吧。”男人柔声说道,手指却不断增加,持续入侵,“今天换我让你欺负,好不好啊?”男人低头,重重的吸了那胸前的小点,只听见小宠物一声重喘。
  男人退出手指,又平躺回床上,“哪,让你在上。”他的小宠物表情有点困惑,所以他又解释道,“先让我硬了,然後你再上来。”小宠物瞬间恍然大悟的表情,但随即又皱眉,……不过小宠物终究是很听话的,他乖乖地低下头时,男人简直又想像昨晚那样狂暴地爱他,不过,今天还是慢慢玩好了……放假两天的时间啊……看着他的小宠物乖乖以口服侍他,然後分开双腿跨骑到他身上。这过程男人都没开口,只是看着他的小宠物,看着他一双期望的双眼,身体却还是有点生疏的模样。
  小宠物下半身的小嘴正慢慢的吞着自己的东西,但似乎不太顺利。





  都已经进去几次了,还是这样紧啊。
  男人呼吸开始有点急促,“放松。”然而小宠物还是踟蹰不前,停在一半,这让男人也有点不耐烦。
  “……你不做,我要自己来了?”男人伸手扣上他的腰,但他的小宠物摇摇头,同时间又往下移了点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
  很好,男人满意地看着他身上的人,看在你这麽努力的份上,帮你一把吧……他双手用力一拉,让小宠物身体瞬间往下,腰部再往上一挺,小宠物发出哀鸣,随即无力地弯下身子,一双眼闪着泪光望着男人,呼呼地喘着。
  “自己动啊。”男人也有点焦躁,催促着。
  然後,男人感觉到那紧紧包覆自己下身的小穴开始摩擦着自己的欲望,小宠物正慢慢的抬起腰,又慢慢坐下,一点点小小的动作而已,但小宠物地小穴却不断收缩,很刺激吧,他的小宠物很喜欢……他看到那阴茎挺着,随着小宠物的动作而发抖。
  这时,一阵悦耳的音乐声传来,男人挑眉,循着音乐声转过头,床头一只黑色手机在发光,小宠物瞥了一眼,但没理会,仍继续他缓缓的动作。
  男人伸手捞得到那手机,便拿起来看,……然後按下接通,扩音。
  “喂?喂?欸!在不在啊?”听见声音,身上的人身体突然僵着,男人恶意挺起腰,让身上的人啊了一声,随即捂上嘴,紧张的看着那手机。
  “蛤?你刚刚有讲话吗?喂喂?收不到讯号吗?我重打喔!”电话断了。
  身上的人松了口气,然而男人又摆动腰,身上的人只能无力的弯下身子,贴上男人的胸口,“啊、……唔……”“喜欢我动吗?”他的小宠物没有回答,他也停了下来。
  “喜欢吗?”男人又问了一次。
  “……喜欢……”“乖。”这时,手机又响了,男人又一样的方式伸手按了接通,扩音,随即双手扣上身上人的腰,抬起他的腰,又将他用力拉下。
  “呜唔……”“喂?小白?欸!在不在啊?”小白,真的是宠物的名字,男人笑笑,他的小宠物名字这麽可爱啊,『小白』正把头靠在他胸口,趴在他身上不断喘息着,男人继续强迫进出他的身体,而那人只能压抑着所有的声音。
  “你两天没来上班了耶!不会真的生气不来了吧?”男人继续摆动腰部,身上的人配合的扭动腰,果然嘛,喜欢,他最喜欢这种感觉。
  “唔……”声音开始有点压抑不住了。
  “你还在睡喔?”“唔唔……”他的小宠物压着自己的嘴巴,却还是止不住那细碎的呻吟。
  “奇怪。你在吗?”他摆动腰部的速度愈来愈快了,他的小可爱快撑不住了,他伸手攫住那已经高昂的分身,用力的上下套弄,那人身体颤啊颤,手仍捂着嘴,眨着眼好像在哀求,电话那边没有再出声。
  眼看他就要高潮了,男人突然恶劣的停止所有的动作,并且用力的按住他小宠物准备迎接高潮的部位。
  男人看着小宠物闪着无辜的眼抬头,望着自己。
  “小白?”电话那边又传来声音。
  男人伸手把电话按掉。
  然後又看着眼前小宠物尴尬的处境,怎麽办哪,你会怎麽办呢。
  第十三章
  他停在男人的身上,那只手恶劣的掐着自己下身,不让自己高潮,好痛……他痛苦的稍微扭动腰,但男人没打算放开自己的意思,可恶啊,他好想射,不要用那种脸看着我……“放开……”“不要。”男人的回答让他错愕,这种模式,肯定是男人要自己先取悦他才肯放了自己吧?
  可是那东西的压迫感太大了,每次移动都好难受。
  但是下半身的桎梏让他更痛苦,身体好热啊,愈是被这样欺负身体却愈兴奋,想要高潮,却又喜欢他这样玩弄自己,好矛盾……他开始摆弄自己的腰部,上下上下地开始移动,“呜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嗯……”为了取悦男人,他开口放声呻吟,其实他根本就喜欢这样,在男人面前这样淫荡的模样,好丢脸,可是好爽……男人放开他下身,但也没继续像刚刚那样让他舒服。
  他伸手想要让自己解放,但男人却阻止他的手,“用你淫荡的屁股高潮啊……”这个变态……“呜唔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唔──唔唔……啊啊……”他只好把力量都用到腰部,上下上下的摆动,逐渐加快速度,他高昂的下身也随着晃动,啊,好棒、快……再快……他奋力的摆动着腰,後头被充满的感觉也好爽,身体一僵,用力的让那火热的东西埋入身体里面,然後他到达高潮了。





  身体颤啊颤,射出来的液体全喷在男人腹部和胸口。
  像这样,要被玩弄到何时呢?他重重喘着,脑中闪过了一个疑问,他双手扶在男人腹部,男人的欲望还没满足啊,体内的东西还是一样硬。
  果然如他所想的接下来他又被恶狠狠地贯穿玩弄,啊,啊,好棒,他放声叫着,被玩弄到何时才不重要,就这样一直被玩下去也无所谓吧。
  *他闭着眼,静静躺着。
  周末过去,今天是周一,男人去上班了。
  早上男人帮他整理过身体,让他可以乾净地回到床上睡,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个气味,是两人缠绵一整个周末的味道。
  虽然早上出门有帮他把垃圾拿出去丢,不过,床单上面还留着很浓的气息。
  但他没力气移动,只能躺着,身上没穿衣服,有点凉,他拉起棉被盖上身体。
  整整两天都在床上和男人缠绵,不论男人再怎麽过份的要求、索求,他全部都配合,射完了,被玩弄着然後又勃起,就算怎麽哭着求饶男人也不放开自己,最後变成连挣扎也没有,然而男人事後总会温柔地哄他,让他的心又变得柔软。
  他连男人叫什麽都不知道啊。
  原本在车上性骚扰别人,变成被人性骚扰,还把对方带回家,钥匙什麽的都随对方拿。
  这一切都好奇怪啊。从丢了工作之後……那天同事好像有打来,说了什麽?不重要,他只想着,他的主人,今天不在家,他一个人竟觉得会寂寞哪……可恶啊,这到底是怎麽回事。果然是个变态吧,这身体果然很变态。
  不知道为什麽,眼泪就掉下来了,为什麽呢,为什麽想哭呢……第十四章
  今天很烦躁啊。
  周一症候群吧,尤其渡过了一个这麽愉快的周末,和他的小宠物日夜缠绵,那整整两天他们没分开过。
  直到早上醒来,想起今天要上班,看着怀中的宠物,觉得真不想放开他,这温暖的身体。
  看着他的睡容,心情总觉得几分沉静,这是什麽感觉呢,养了宠物以後心情都会变得比较温柔一样的感觉吧?
  他搂起他仍熟睡的小宠物,今天要上班,你要乖乖的。
  浴室里头没有浴缸,他只好还是叫醒他的小宠物,轻轻咬的几下他的耳朵,他才迷糊地醒来,然後帮他清理过身子,拿毛巾又擦擦他的身体,帮宠物洗澡也是种乐趣呢,看着他不自在的模样……“欸,主任叫你!”同事突然出声,让他回过神,他抬头,对上了一双不太友善的眼神,他无声地叹息,点个头,随即望向里面的办公室,然後又踏着他自信的步伐往里头走去,这绝对是他工作以来遇到最大的瓶颈。
  下班後,全身上下的疲惫让他沿路搭车都在发呆,以前车上还有可以观察的对象,如今是期待着到家以後要碰触的家伙。
  不过,这之前要先回住处一趟,他要准备点不一样的东西送给小宠物啊,纪念他们的第几天呢,嗯,第五天?
  他拿起手机打了几通电话,回住处,虽然很累,不过,想到他的小宠物,心情就轻松一些。
  大概拖延了两个小时才到达那公寓。
     他痛苦地哀鸣,好痛、好痛……是什麽……不要、不要……他想夹起双腿,却被那大手给抓着,双手在身後挣扎着,但绑得死死的,眼前什麽都看不到,他好痛、好痛……是什麽东西?好像有什麽东西突然绑着自己,绑着他下身已经快要高潮的地方,他没见过这种把戏,之前男人压着故意不让他射就已经很难受了,但是这不是男人的手,是什麽东西紧紧地绕住了他的下半身,被绑着的感觉,他看不到,到底是什麽……他急促地喘着,不行……好可怕……“什……麽东西?”他喘息着问道。
  然而男人没回答他。
  从刚刚他眼睛被蒙上,到现在,男人都没出过声音,他甚至怀疑这个人是那个男人吗?但除了那男人还有谁可以任意进来?
  身旁的男人突然离开了,绑着他的下半身之後,就像完成什麽工作一样,他感觉不到身旁有任何体温,只知道他下身还被插着东西……“人呢?”他出声发问,但没有任何声音回应,什麽都看不到,身体被绑着,……是男人想到的什麽新把戏要玩弄他吗?
  他维持了侧躺的姿势好一下子,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他知道男人肯定还在房间里,在看着他,但眼前一片漆黑的感觉还是让他隐隐不安。
  “小可爱,你在等谁吗?”突然,有个刻意压得好低、好低的声音,用着气音在他耳边小小声的说道。
  他吓了一跳,那不是他印象中那男人的声音。
  他没回应,只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,莫非……“绑成这样……很难过吧?”另一个声音也压得好低,在他腿间吹气。
  他心脏紧了起来,……是两个不认识的男人。
  然後他的身体被扶起来,“来,趴好。”双手仍被捆在身後,他混乱地扭动身体想挣扎,但双手被束缚,双脚也被人给抓着,他只能以头靠着枕头,腰部被人撑起,膝盖被推开,四只手在他身上忙碌的动作着,下秒,体内的东西被突然拔掉,取代的是强烈贯穿感从身後传来。
  “呜唔!”他简直不敢置信。他现在正被不认识的男人强暴。
  “小可爱……夹得我都快射了……”身後的男人扶着他的腰,一下又一下的慢慢进出,同时间,他也感觉到他胸前的小点正被双手揉弄,“唔……”身後的人动作进进出出的,那感觉不是男人的身体,这人的东西好长,每次都顶得好里面,他痛苦地喘着,“不、唔……是谁……啊……”“啊,好紧、好紧……”男人喘息道,用故意用力地撞进去。
  “啊啊!……啊……”“很长吧,好深啊,很里面吧?”他甩头,顶得好里面,可恶,不要,这些家伙是谁,好恶心……他的头突然被另双手给抓着,有个粗硬的东西打到他脸上,“小可爱,用嘴巴帮我……”他转头避开,然而身後的抽插让他没力气挣扎,头被转了回来,他只好死闭着嘴。
  “乖,你主人在旁边看唷。”闻言,他停止挣扎,身後的进出感仍强烈的传来,他的喘息持续……那个人在旁边看?
  “好好表现给主人看啊。”趁他分神,男人边说着,推开他的嘴,那硬物入侵了他的口。
  “唔、唔唔……呜……”“真棒……”男人粗喘着。
  “听到主人,这家伙就收缩了。”身後传来的声音。
  “这家伙的嘴也不错啊,很饿的样子啊。”“喔好棒,我快射了……”“太快啦你,哈哈哈,早泄啊?喔喔……小可爱,不可以用牙齿……”他被人摆弄着身体,嘴巴也是,张得大开,吞吐着那有奇怪味道的东西,主人在看他……那男人炙热的眼在盯着自己吗……“啊……唔……唔唔……呜唔……”想到男人在看着自己,那兴奋的感觉又爬满身体,集中到下半身时,却又一阵刺痛,下半身被绑得紧紧的,无从发泄的欲望让他不知道怎麽办。
  “自己扭了起来啊?啊……好饥渴……真厉害……啊,里面一直吸……”不行,他好想要解放,但他连开口都没办法,他只能含糊地发出声音。
  “主人没有满足你吗?”面前的人低笑,“吸啊,用力点吸。”感觉到体内的东西正加快,而且不断的撞及身体,他也呻吟声也急促,头被男人推着,吞吐那陌生的东西。
  “呜……唔唔……唔唔唔、唔呜……嗯唔……唔──!”体内一阵热,射了,射得好里面……“换我。”口中和体内的东西退出,在腰上的手突然放开,他趴了下去。





  一下子过後,腰又被撑起,又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进来,他哀鸣一声,身体又被入侵了。
  “啧,好紧。”说的同时,身後的东西便开始猛烈抽插。
  “啊、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唔唔……啊啊……”“很猛吧,小可爱?”身旁是另个男人的气音,嘴巴被分开了,指头逗弄着自己的舌头,他配合地舔着。
  身後的进出非常快速且猛烈,简直要把他身体给磨坏一样,他痛苦的抽蓄着,下半身收得紧紧的刺痛感也不断传上,好难过、好痛苦、“呜唔……呜呜……呃啊……”“要射了、喔喔──!”“唔唔!!”
  第十六章
  看着眼前的画面,他下半身肿胀的有点难受。
  他的小宠物,正在被两个男人玩弄,一前一後地玩弄,他坐在房间的某个角落,眼前架台摄影机,过程不断地调整镜头,只拍到他的小宠物是怎样的脸、还有腰部以下是怎样的摆动,还有可怜的地方是被什麽东西给绑着。
  模样实在惹人爱怜。
  等那些男人都满足後,他关掉摄影机,那两个男人穿好衣服便离去,那当然都是他认识的人,但也十分有默契地都不跟彼此说话,从刚刚就跟着一起进门,对绑在床上的人跃跃欲试。
  床上的人维持着趴着的姿势,一动也没动,他拿出他带的笔记型电脑,传输线接上,开始传输刚刚的画面,转档要点时间,他走到床边,看着他的小宠物,还在微微喘息。
  剪开拆下那双手上的胶带,两只手腕都红通通的。
  手松开,垂在身体两侧,仍维持趴着的模样。
  再剪开蒙着双眼的绷带,丢到一旁,小宠物仍没动,维持他的趴姿,他才轻轻把那人抱起来,那睫毛微微颤抖,慢慢地睁开眼……那双眼惶恐地望着自己,眼框泛红。
  “解……解开……”他颤抖着声音说着,手抓着男人的手,“求……求你……好痛……”男人看着那下身,涨得都看得清楚血管,伸手过去,解开那扣环。
  小宠物抖着身体,“呜唔……”他上下套几下那发抖的下身。
  “啊啊、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──”他的小宠物抖着身子,终於解放。
  接下来,男人当然没放过他的小宠物,先让他去把刚刚被别的男人碰过的身体洗乾净,然後叫他回来床上。
  男人搂着他的小宠物,让他坐在他怀中,然後要他看着放在床上的电脑,出现的画面,是个眼睛被蒙起来的人,口中含着男人下体的画面,镜头往後一带,看到的是那人屁股翘得高高的,身後被抽插的模样。
  他的小宠物愣在电脑前,“被别的男人玩弄也很爽的样子。”电脑萤幕上的画面仍持续拨放,刚刚的淫言秽语从电脑不断传出,他的小宠物目不转睛地看着画面哪,很害羞吗,很羞耻吗?
  男人推起那小宠物的腰,“我啊,忍耐好久了……”他的小宠物知道要发生什麽事情了,唉呀,好乖啊,没挣扎,他下身顶进去了,没润滑,所以有点卡,小宠物发出声哀鸣,会痛啊。
  就是要让他痛啊。
  痛你才会记得。
  记得这身体是谁的。
  他扶着小宠物的腰上下晃动,眼前电脑的画面仍是刚刚他被玩弄的画面,愈看心里头的冲动愈难以克制,最後索性推倒身上的人,恣意的开始疯狂进出。
  “啊、啊啊……啊……”“我是谁?”他低哑着声音问着。
  “主、主人……啊、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──啊、啊啊──”
 
  醒来时,是一个人躺在床上。
  他眨眨眼,推开棉被,身上有衣服。
  房间没好暗,坐起身时腰间一阵酸麻,让他又躺回床上。
  之前几天都是男人叫醒自己。怎麽今天房间只有自己?
  他拿起手机看了时间,星期二晚上七点,意思是他今天白天睡了一天。
  他脑袋仍然昏昏沉沉的,他躺回床上,眼皮沉沉地阖上。
  *框当~框当~电车行进中。
  他又回到了他原本的工作,回到他原本的生活,早晨,人挤人,搭着电车去上班。
  同事打电话过来道歉,说他在办公室玩笑开得太过火了,因为觉得他好相处才一直跟他开玩笑,希望他不要介意。
  老板也打来,说他那天只是和老婆吵架,心情不太稳定,所以才会口气差了点,办公室没了他很麻烦的,希望他不要介意这些事情,回到公司去上班。
  那几天的记忆真的像作梦一样,他对那人一无所知,只记得张脸,但他怎麽找都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而且找到了又能怎样?
  一切都像作梦一样。
  只有身体好像还隐约记得那种感觉,但那些酸痛什麽的,到今天也快消失了,全部都没了,是吗?
  “早啊!白毓文!”进到办公室,同事跟他打招呼,就是那个跟他道歉的那个,不再乱取绰号叫他小白。
  “早。”他回应。
  “今天有新同事要来!”“喔?”还没继续问是哪个单位需要人,就看到主任走了进来,後头领着一个黑西装的男人。
  “来来,跟大家介绍。为了接下来扩展业务,招来这位新同事,这是李翊阳,哈哈,长得跟我有点像喔?是我堂弟!我千拜托万拜托,他才肯从他原本公司跳槽过来的,你们要好好跟他相处啊。”他愣着,眼前的男人……身体深处的感觉好像又一点一滴的回来了。
  新同事轮流跟办公室的人握手,握到他时,“你好。”男人微笑,“好像见过?”“嗯……是不是搭同班电车?”他回答。
  “喔,对,真巧。”“是啊,真巧。”